首页 >小吃

席殊书屋创始人被控卷款跑路

2019-06-09 14:18:38 | 来源: 小吃

宝宝反复咳嗽是怎么回事
宝宝反复咳嗽是怎么回事
宝宝反复咳嗽是怎么回事

编者按/ 席殊是国内著名民营连锁书店席殊书屋的创始人,同时也是江西省政协委员。近年来,在全国各地的席殊书屋不断关店的同时,席殊本人也身陷多宗财务纠纷中。在席殊书屋及席殊债务缠身的背后,凸显的是传统连锁书店的模式之弊。

7月15日,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法院,赵兰健和他的代理律师重申了追讨230余万元公司财产的诉求。在此前的4月份,著名民营连锁书店席殊书屋创始人席殊刚被赵兰健追加为新的被告。

然而在当日下午,法院通知赵兰健,原定下午的开庭临时取消,具体开庭时间“再通知”。赵兰健表示,他打的这场长达7年的官司,是一场股东权益纠纷,除席殊外,卷入此次诉讼的还有席殊的妻子涂玉艳、涂玉艳的弟媳窦巍以及前席殊书屋的会计田秋君、出纳姜晨莹。

在席殊及其家族官司缠身的同时,烟台、临海、台州等地的席殊书屋加盟店也于近期不断传出相继关闭的消息。《中国经营报()》了解到:2007年年底,席殊书屋总部已被北京市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而这些加盟店的关闭,则让一度被称为民营连锁书店第一品牌的席殊书屋也正消失在商业浪潮中。

作为书法家、全国青联委员、江西省政协委员,席殊在重重光环的笼罩下,因何卷入了纠纷案件?这场股东权益的纠纷与席殊书屋的经营衰退有着怎样的联系?本报进行了调查了解。

突然“消失”的公司

2006年2月,在国外出差数月之久的赵兰健来到位于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东方瑞景A座1506的办公室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130多平方米的办公区人去楼空,地上一片狼藉,唯有自己的办公室保存着个人用品。

上述公司就是北京亚美新合企业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美新合”),赵兰健和席殊分别拥有该公司50%的股份,席殊担任董事长兼任总经理,赵兰健担任公司监事和项目总监。

赵兰健见状后立即给席殊打,结果显示空号。他又联系公司会计田秋君,索要公司账本和财务明细,但会计告诉他:去找席殊或者席殊妻子涂玉艳。而当赵兰健再也无法联系到席殊和涂玉艳时,他才意识到出事了。

据赵兰健介绍,他与席殊相识于2004年年底的一次聚会。当时,赵兰健正准备与智利政府合作,筹划“南美洲中国商品博览会”。而在此时,已经身为知名的席殊也在考虑进行一些其他领域的投资。经过数次接触,赵兰健决定与席殊共同操办“南美洲中国商品博览会”。在2005年3月28日,赵兰健与席殊投资成立了亚美新合,公司的核心业务便是主办“南美洲中国商品博览会”。

当时,席殊书屋已经外强中干,资金链开始颇为吃紧。2005年,席殊就曾被媒体曝出账面资金只有9000元,其财务危机开始暴露出来。

然而2006年的赵兰健,并未发觉席殊面临的这一危机,只是憧憬着与席殊的合作。赵兰健告诉本报,由于席殊本人平时较忙,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就交给其妻涂玉艳和涂玉艳的弟媳窦巍来负责,而赵兰健定期会和席殊沟通工作进展。此外,亚美新合公司的会计田秋君、出纳姜晨营也是席殊派遣席殊书屋的财务人员兼任的。

“公司从财务到印章都由席殊的人来掌握,公司完全掌握在他手中了。”赵兰健表示,当时出于对合伙人的信任,他并没有多想。

2005年11月,“南美洲中国商品博览会”顺利举办,同时也给亚美新合公司带来了不错的效益。“这期间公司入账890多万元。”赵兰健表示,“博览会费用支出非常明晰,主要支出就是参会人员的机票和公司员工的差旅费。除去开支,公司预计可实现利润600万~700万元。”

在上述博览会结束之后,因景德镇展团最后的展品瓷器需要在当地销售掉,因此赵兰健就和景德镇展团一起在智利多工作了3个月时间。然而,当他在2006年2月回国到公司上班时,竟然遭遇了上述人去楼空的一幕。而更令赵兰健意想不到的是:席殊已将自己所持有的股份悉数转让给了窦巍。

股权转让被疑有圈套

公司突然“消失”,公司资产以及账户资金被席卷一空。在疑惑之余,赵兰健开始了对亚美新合公司剩余资产的追讨之路。然而,这一追,就是7年。

“不管公司的经营状况如何,作为拥有50%股份的股东,我至少拥有一半的公司剩余资产,应该有看见账本的权利吧。”赵兰健强调。

这本来是赵兰健和席殊两大股东之间的权益纠纷,但2005年12月12日赵兰健还在智利出差时,席殊在北京做出的一次工商登记的股权转让,使得这场官司变得复杂起来。

“2005年10月,当时忙于紧张的展会筹备,席殊提出要将他所有股权无偿转让给窦巍。席殊的理由是:身为政协委员,如果展会或者合办的公司出现任何纰漏,将会影响他的‘仕途’。”赵兰健表示,“他提出的理由也不无道理,我当时没有多想就签字同意了。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一个金蝉脱壳的做法。”在赵兰健看来,这一做法试图让席殊摆脱“公司不知去向的400多万元资金”的,而“窦巍只是替罪羊”。

“从法律层面,公司股东转让股权是被允许的。但这样一来,增加了赵兰健追讨财产的复杂程度。”赵兰健代理律师、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的吴国平表示。

最初,赵兰健以“股权转让不合法”为由进行起诉。赵兰健认为,对方“编造事由,骗取了自己的签名”。但法院并没有采信赵兰健的申诉,法官认为,“合同虽有瑕疵,但并不影响原意的表达”。

赵兰健只能调整诉讼方向。2010年12月14日,赵兰健起诉了受让席殊所有股权的亚美新合公司新法人代表窦巍。2011年4月18日,朝阳区法院裁定对亚美新合强制清算。

清算的结果让赵兰健大吃一惊。根据法院指定的审计报告结论,公司有高达443万元去向不明。譬如,被告人窦巍利用上海商务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虚假发票报销费用364015元等。

此外,根据出具的对公账户对账单,窦巍还以工资和差旅费的名义多次通过银行提现侵占公司财产。比如,窦巍在2006年1月17日以工资名义提现20万元、2005年12月20日以工资名义提现15万元、2005年11月23日以工资名义提现8万元。

“随着证据的不断补充,公司账目不断理清,我们增加了自己诉讼请求。目前,我们控诉对方要求偿还230余万元公司剩余财产。另外,我们也将席殊本人追加为被告。”赵兰健代理律师吴国平告诉。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违反公司法受贿、侵占、挪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侵占公司、企业等单位财物5000元至2万元以上的,应当追究其刑事。被控告人侵占数额巨大,符合以上规定,应当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因此,我们已经向朝阳区公安局报案,将席殊、窦巍都列为被告人。”赵兰健说。

7月17日,就赵兰健反映的上述情况向被告人窦巍求证,窦巍否认了“职务侵占一说”,并表示: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没什么可说的。随后,本报采访被告方窦巍的代理律师刘雅琴。刘雅琴表示,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就赵兰健的上述指控,通过多种途径联系席殊进行求证,但截止到发稿时,并未得到他的任何回应。

至此,这场追讨公司剩余资产的官司自2010年开始已经开庭十多次,至今仍无结果。

席殊书屋负债累累败于模式

据席殊书屋公司一位原职员透露,股权转让纠纷是席氏夫妇长期以来坐困书业败局不得摆脱所使然,拆去东墙补西墙,实为一次自救。

在亚美新合成立之时,也正是席殊书屋走向没落的时候。“当时,虽然外界对席殊书屋的评价还不错,但身为企业所有者,席殊已经感受到资金上的压力。”赵兰健表示。

赵兰健并非与席殊发生财务纠纷的第一人。据媒体报道,早在2004年11月,席殊因为一笔8.2万元的财务纠纷,被北京共和联动图书公司告上法庭。另外,《京华时报》2009年的一则报道称,席殊书屋拖欠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共计20余万元书款。为了追讨书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将席殊起诉。判决生效后,席殊书屋迟迟未履行判决,出版社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考虑到席殊的行为属于“抗拒执行生效法律文书”,朝阳法院决定对他拘留15日。

日前,在北京市工商局站查到,席殊书屋的总部 北京旌旗席殊书屋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已于2007年12月26日被吊销。同时,北京市多家席殊书屋门店均被吊销或注销营业执照。

据一位接近席殊的人表示,席殊已经淡出商界多年。而席殊的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2年8月,在南国书香节上推广他“潜心研究了十年之久”的“席殊汉字正写法”。

重重光环之下为何却又纠纷不断?业内人士认为,在席殊债务缠身背后,凸显席殊书屋这个连锁书店的模式之弊。资料显示,席殊书屋是中国第一家、也是最大的民营全国性连锁书店,席殊书屋通过直营和特许经营方式开设了624家连锁店,遍布于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的400多个城市,一年的营业额曾达到3亿元人民币。为此,席殊更是被媒体称为“中国民营书业第一人”。

不过,在席殊书屋的内部人士看来,席殊书屋其实并不赚钱,并且在模式上存在问题。席殊书屋的一位前高管认为,“席殊书屋败在商业模式。卖书款在加盟书店手里,总部统一不了现金流,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在匡正创富咨询机构创始人、北京市天畅律师事务所特许经营法律部律师崔师振看来,当席殊书屋加盟总部发现自己的商业运作模式有问题的时候,公司决策者并未加以更正,而是继续赊购批发商大量图书,最终导致了负债累累。(期《中国经营报》)

【精準扶貧看永州】旅游勁風吹進黃甲嶺
俄將舉行全國統考漢語考試 莫斯科報名人數最多_3
去年中國貨物進出口高達30.5萬億元 創歷史新高

猜你喜欢